国际黄金行情:铁矿石狂涨之下的资本搏杀

admin  2019-07-15 20:08 

2019年夏天,个人投资者陈阳的期货账户资产已经接近于零,尽管此时,他对投资期货还没有气馁。过去的六个月,陈阳输掉了数十万元人民币。

做空,反反复复地做空铁矿石期货,是陈阳在过去三个月中的操作。“当初几乎没什么感觉。”他说,但期货市场后续的走势,却远超出他的想象。

在期货市场上,比陈阳幸运的是唐山一家大宗商品期货操作机构。该机构手握十几亿资金,在铁矿期货上配置了三五千万元的资金。进入5月下旬,眼看铁矿石价格还在继续拉涨,这家机构因为看不清方向而很快选择了出逃。

上述唐山期货机构早前根据技术推演,预计铁矿石的价格最高能到每吨800元,但当铁矿突破了900元,他们依然感到错愕。

一个月前,张韬还是唐山这家期货机构的技术总监,和其他6个策略分析员共同研判不同期货品种的投资策略。

“铁矿石期货配置三五千万的资金,事实上我们在铁矿石上的配比比较小,铁矿之外,还做螺纹钢、股指期货、原油和沥青等。”张韬说。

张韬介绍,“十几个亿的资金,每次最大开仓量约在38%-45%,不会超过一半。这大约三到五亿元的资金,每天在市场里来回跑。说的直白一些,就是打点手续费做短线,每天的留仓单也就不到1.5个亿。”

张韬自诩是个纯粹的技术派,过去一直以时间周期和“江恩理论”为依据,从事技术图表的划线,在国债、棉花、橡胶、铜、黑色金属上都有过操作历史。十多年前,他曾对贵金属和原油的周期进行过统计和量化;2008之后,他开始对以螺纹钢为主的黑色金属进行详尽的周期统计。

铁矿石狂涨之下的资本搏杀

张韬的策略分析对于商品的基本面很少关注,铁矿石就是如此。“基本面的东西我不太懂,我只是拿我所学的东西去模拟,分析最大的主力将要干什么。我会试图通过技术模拟、分析出永安将要干什么。”他所说的永安,是总部位于杭州的一家期货公司。在铁矿石期货领域,永安是最受市场关注的头部公司。

张韬认为,期货市场上所有的趋势分析,其目的都一样:分析最大的主力,即至少能够左右市场的那波主力,他们在干什么,将会干什么,进而顺势追随。

张韬在期货市场做了超过20年,擅长做空,因为如果踩对了节奏,做空往往会比做多的收益来的更快。但张韬这一年的策略是做多为主。

张韬从不分析商品的基本面。“你让我们去相信基本面的东西,我们觉得太飘渺,太不着调。技术派会问,如果基本面靠谱,那懂现货的人做期货,却怎么赔得要命?事实上,我们和钢厂的人交流,也时常出现分歧,聊不到一块。譬如我认为,今年八九月开启下跌,他们不认同,因为按照供需,这是一年中的旺季。”张韬说。

多头和空头

2019年3月29日,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大涨,主力合约开盘价达到606元,此后开启第二波明显的拉升行情,直到4月8日结束。

在此期间,2019年4月4日:中钢协(即中国钢铁工业协会,下同)监测的数据显示,3月末,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(CIOPI)为304.28点,环比升幅为2.28%。中钢协认为,3月份国内钢铁生产相对平稳,铁矿石价格波动调整,总体环比趋降,但受国外矿山供应减少和市场预期影响,波动幅度有所加大。在铁矿石市场供需形势仍是供大于求的情况下,后期铁矿石价格难以持续维持高位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